丁香园专访| 王嘉显--推动 iPSC 临床转化,成就艾尔普璀璨明天

2017-10-19 11:16:11

南京艾尔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从事干细胞再生领域的高科技创新型公司,其研发团队运用诺奖级技术,结合企业特有专利,将人体血液中单核细胞重编程到iPSC或进一步高效稳定地分化成心肌细胞。随着企业的快速发展壮大,艾尔普再生医学将陆续展开肝脏、胰腺、神经等相关细胞的再生服务、定制化开发以及再生医学的临床化研究,为国家的产业科研、药物研发、精准医疗以及生物样本库的建设提供更为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王嘉显

艾尔普CEO

王嘉显博士毕业于香港大学再生医学专业,在美国西奈山医学院做访问学者多年,于 2016 年回国后创办了南京艾尔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以商业化、标准化的市场需求为导向,借助资本市场的辅助,推动 iPS 诱导多能干细胞的转化应用。王嘉显博士于 2017 年受聘于国家卫生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任职 iPS 干细胞及产业应用特聘研究员。

王嘉显博士前期工作已经探索出一套高效、定向心肌分化方法,同时建立了基于再生心脏细胞的二维、三维培养体系,建立了中国首个自主研发的 3D 再生心脏组织,在 Advanced materials, Biomaterials, ACS applied material and interfaces 等国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文章十余篇。

2006 年,日本山中伸弥研究小组将小鼠成纤维细胞成功诱导成多潜能干细胞(简称 iPSC),并因此于 2012 年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后,iPSC 的研究和关注度呈爆炸式增长。在这一领域深耕许久的艾尔普 CEO 王嘉显博士留学归来后选择通过创业来实现 iPSC 临床转化的夙愿,并在南京创立了艾尔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他告诉丁香园,之所以选择这一方向,除了能将平生所学实现临床转化外,更重要的是能够极大满足患者的临床需求。

 

以创新推进临床转化

 

在个体发育过程中,通常把那些具有自我复制能力并能在一定条件下分化形成一种以上类型细胞的多潜能细胞称为干细胞。而 iPSC 几乎与胚胎干细胞具有一样的多能性,而且摆脱了后者所受到的伦理束缚。因此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后不久便于 2008 年被《Science》杂志列为世界十大科技突破中的第 2 位。目前,研究者已经可以从神经祖细胞、干细胞、胃黏膜上皮细胞、人精原干细胞、头发角质细胞中获得 iPSC。

早在山中伸弥获得诺贝尔奖之前,王嘉显便敏感地察觉到 iPSC 细胞之于医学的重要性,并潜心于这方面的研究。在香港大学再生医学专业获得博士学位后,王嘉显曾在美国西奈山医学院做过多年访问学者。在此期间,他曾在在 Advanced materials、Biomaterials、ACS applied material and interfaces 等国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文章十余篇。

目前,王嘉显已探索出一套高效、定向心肌分化方法,同时建立了基于再生心肌细胞的二维、三维培养体系,建立了中国首个自主研发的 3D 再生心脏组织。基于这些成就,他于 2017 年正式受聘于国家卫生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任职 iPSC 细胞及产业应用特聘研究员。

王嘉显告诉丁香园,iPSC 不仅可用于细胞移植,器官再生,特别是细胞损伤、坏死严重的疾病的细胞移植治疗;还可以构建疾病模型,以便于研究疾病形成的机制、发生发展及转归,筛选新的药物以及研究新的治疗方法。因此他希望能够通过创办艾尔普,以商业化、标准化的市场需求为导向,借助资本市场的辅助,推动 iPSC 细胞的转化应用。

 

从心血管领域寻找突破口

就心血管领域而言,iPSC 细胞在药物筛选方面存在明显的优势,而且已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王嘉显介绍说,新型药物的发现、开发和安全性评价是一个长期、艰巨且昂贵的过程,缺乏经济、可靠、准确地模拟人类生理反应的实验方法一直以来都是药物研发过程中最大的障碍之一。药物研发过程中的高淘汰率也是一个很大的困扰,超过 40% 的新化学实体,在进入临床试验的第三阶段由于无效或不可预见的毒性而失败。

药物研发早期,高淘汰率的药物通常与体内次优筛选检测结果不准确有关。目前,提高新药研发效率的障碍是使用非人类动物模型评价药物的靶器官毒性,无法准确地预测、评价人体毒性。啮齿类动物实验经常被用来预测人类的心脏毒性,该实验的明显缺点就是高成本、低通量和有限的人类相关性,且其离子通道与人的具有差异性。用来自于动物的心肌细胞进行体外实验,也不能很好地解释人体实验中出现的结果。

iPSC 心肌细胞提供了克服这些障碍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新药研发的时间和成本。iPSC 心肌细胞显示出许多和正常体内心肌细胞相同的特征,如形态结构、基因表达、功能性离子通道、受体表达及电生理特性。以上这些特征都支持使用 iPSC 心肌细胞进行药物心脏毒性检测。

更为重要的是,大规模药物筛选通常需要很多细胞,因为 iPSC 可以在体外无限增殖,所以疾病模型的 iPSC 以及分化的功能细胞是可以无限提供的,并且产业化制备可以保证细胞批次间的一致性和稳定性。

王嘉显表示,与传统鼠源心肌细胞不同,艾尔普定向分化得到的 iPSC 心肌细胞是一种高纯度的体外人源细胞,具有人类心肌细胞的属性。通过严格的质检把控,可以确保心肌细胞纯度达 99% 以上,而且生产过程可以实现标准化与规模化。

除此之外,心血管疾病是造成中国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发病率一直呈上升趋势。以心衰为例,全球有超过 2300 万患者,病情往往非常危重,在这一领域,患者存在长期未满足的治疗需求,因此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旦心血管疾病的治疗有所突破,便意味着其间存在很大的市场机会。

王嘉显介绍说,心肌梗死和心力衰竭的共同病理机制是心肌细胞的凋亡或坏死,疾病一旦发作有可能导致心脏丧失数以亿计的心肌细胞。成年人的心脏细胞很难自我增殖,一旦受损便难以恢复,尤其在心梗发生后会出现梗死部分转变为瘢痕组织,失去心肌原有的收缩功能,影响正常的心脏泵血功能。如果想从根本上治疗这类疾病,有赖于有功能的心肌组织重建。因此,藉由 iPSC 细胞来修复衰竭的心脏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创业艰难,初心向前

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曾说,一个优秀科学家与一个优秀企业家的区别在于,科学家是项链中间那颗最大的珍珠,而企业家则是连起一串珍珠的那根线。科学家考虑的是如何把自己打磨成「大珍珠」,熠熠闪亮;企业家思考的则是如何收集更多「珍珠」,打造一支具有战斗力的创业团队,他自身则蜕变成穿起「珍珠」的「红线」。

王嘉显坦陈,从科学家到创业者的角色转换,对他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从事科学研究时,心中念兹在兹的是探索未知,而身为创业者,想得更多的是如何为公司吸引更多的人才,如何能够满足市场客户的需求。

他认为,对于科技型创业公司,人才是最最重要的元素。不仅要选择各领域的精英,还要选择尽可能互补的人才。为此,艾尔普采用 ASF 的标准来评价每一个愿意加入公司的成员,即全身心的投入/All in,强大的内心/Strong mind 和快速成长的能力/Fast growth。

另外,创立艾尔普也令王嘉显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工业客户的需求。科学家更加追求精益求精,而工业客户则非常看重均一稳定。尤其是 iPSC 细胞,不但要求小试、中试和大规模生产时,iPSC 细胞的诱导分化效率和质量要均一稳定,且不同生产批次之间的差别要尽可能的小。他将前者比喻为手工冲泡的咖啡,后者则是全球口味均保持一致的星巴克。目前,艾尔普通过细化生产流程,完善质控,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而且正在考虑引进先进设备,以进一步扩大产量。

据介绍,除了心肌细胞外,艾尔普还在陆续展开肝脏、胰腺、神经等相关细胞的再生服务、定制化开发以及再生医学的临床化研究,用以进一步丰富公司产品的品类,建立行业竞争优势,并为国家的产业科研、药物研发、精准医疗以及生物样本库的建设提供更为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王嘉显特别提到,在创业的历程中,得到过方方面面的帮助,令他心存感激。一位早期天使投资人曾忠告他,做企业要有胸怀。对于这一点,王嘉显感触颇深。此前,他总感觉「胸怀」二字颇为飘渺,但走上创业之路后,才发现胸怀的重要。他认为,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优点与特质,只要为了公司的发展去努力和奉献,作为 CEO,要充分放手去信任团队,这样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

谈及艾尔普与丁香通的愉快合作,王嘉显饶有兴致地回忆,自己在读书期间就曾与丁香园结缘,并从中汲取到许多专业资讯和知识,同时也很有幸在创立艾尔普时选择了丁香通的服务。2018 年正值丁香通诞生 10 周年,他祝愿丁香通网站能够越办越好,继续网罗凝聚更多医药、生命科学领域的科研工作者、企业家、投资者,促进该领域的发展,最终达到共赢。

来源:丁香园

 

推荐内容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